君子温如喻

all王合志《献给magician的花束》成员初定

官静婴灵:

于是你让道:

 【文】
暂定:
乔王:亮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高王: 顾子珩  @顾子珩 
叶王:蔚小司 @蔚小司 
韩王:七寂 @七寂 
方王:槐锦 @槐锦 
肖王:懒癌晚期 @懒癌晚期 
黄王: 叶以臣 @叶以臣 
乐王: 抚弦予烟 @抚弦予烟 
喻王:锦帐流苏 @锦帐流苏 
张王:梨世沁颜•沁 @梨世沁颜·沁 
锐王:不加糖的双皮奶 @不加糖的双皮奶 
周王:官静婴灵 @官静婴灵 
江王:柒柒鱼 @柒柒鱼 

【图】(插图&特典明信片CP向)
乔王:诗晴脑洞纳米级 @诗晴脑洞纳米级 
高王:西文炔
叶王:(写手自带)
韩王:妃子兮(无lof)
方王:君子温如喻 @君子温如喻 
黄王:terrapiyo @沉溺要深需要一种气氛。 
乐王:丸 @丸 
肖王:透明君 @弧长中二的透明菌 
喻王:(写手自带)&透明君 @弧长中二的透明菌 
张王:Seven是打是小怪兽的Seven&菊花 @Seven是打小怪兽的Seven 
锐王:菊花&赤居 @赤居子 
周王:路西瓦尔(无lof)
江王:•J• @·J· 

【G文】
乔王:西木一了@安栗 @水莲花的周泽楷 
周王:殷修 @殷修 
炒房组(杨王):白术是个simpleton @白术是个simpleton 

【短漫】_攽鸺子(高王) @_攽鸺子 

【特典明信片王杰希单人向】潼古 @潼古立志填坑 
【特典钥匙扣王杰希单人向】墓室囚人 @墓室囚人 

  

因为lof出问题所以导致部分人@不出来抱歉,以及标签数量限定不能全部@

绵阳的夜晚。

《荣耀宫廷那些个一二三四五六事》

    欢迎大家收听《荣耀宫廷那些个一二三四五六事》我是主持人李远。

  我的队长是腹黑皇上,副队是话唠皇后,隔壁的小周队长是贵妃,皇上还有一堆嫔妃,我是丞相郑轩是将军,徐景熙是宫女,小卢是带刀侍卫,以及晓宦官是总是淡定的不得了仿佛看穿一切的大总管。微草的那群人是匈奴,总是有不好的企图。特别是那个王大眼儿的行为总让我觉得他在向我大蓝雨示威。你们的皇上要么嫁给我,要么就被我一扫帚弄狗带。他每天都带着他那堆崽子来骚扰我们的陛下。然后我们总是和他斗智斗勇。

  边境也不太平,我们周围有个女儿国叫做兴欣,那里掌权的叶姓女王总是仗着我国女性稀缺需要从她们那里引进,让陛下给他们捐赠各种材料物资来换取美人一笑。说到这里我也是忍不住想要说皇后两句,为什么你隔三差五要把我们国的物资送给兴欣呢!!?

  我们国家没有将军,皇后就是上了龙床下战场的人。

  轮回的二哈将军和三水国师总是来问陛下要人。霸图的漠漠殿下有个强迫症小娇妻。侍卫张佳乐据说和义战的孙将军有染,大将林敬言和兴欣的点心大大也很不简单。嘉世的邱非是个挺可爱很有前途的孩子,据说他是叶女王的徒弟,真心希望他以后不要变成叶修。义战特别有钱据说和兴欣是盟国关系,有人和我说叶女王也是家财万贯。

  这片荣耀大陆有很多个国家,我听说了非常多的八卦,还有很多迷之传闻。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有病#关于张佳乐小时候有吐字不清的毛病。

  还在百花的时候有一次闲聊张佳乐无意间提到自己小时候有吐字不清的毛病。

  这勾起了孙哲平对往事的回忆。

  小时候的孙哲平也和同龄人一样熊,按照某些人的话就是年少不懂事,总是喜欢扯女生的头发。

  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孙哲平前面坐的那个女孩,有一头很好看的玫红色秀发。他们的位置靠着窗子,每个午后阳光都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柔柔软软的洒了一身。女生的头发不算很长,是刚好可以用皮筋扎起来的长度,在脑后随着人的动作而微微晃动。这一切都映在孙哲平的眼中。让小小的他萌生了奇妙的感情。

  然后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扯了女生的头发一把。

  或许是太用力,也有可能是很委屈。女孩转过来时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狠狠的瞪了孙哲平一眼,咬着嘴唇,好像很疼的样子。

  害怕女生眼泪的孙哲平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下手太重了,有些不知所措。老师正在台上讲课,女生也忍住了想对孙哲平咆哮的念头。

  然后他听到:

  “你为什么扯我的小辫叽!!!”

  做为北京纯爷们的孙哲平登时就懵逼了。这是什么口音?但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脱口而出了迷的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这也是孙哲平不愿意和人讲这件事的原因。他说:

  “你那不是小辫叽,你那是小啾啾。”

  ...............救命这是什么口音!!孙哲平觉得自己病了,并且病的不轻。他多年来都不敢回忆这句话。他不记得是去了哪个地方染上了这个口音,于是就把这件事归结于这个女生有毒。得远离!之后他们便换了位置再也没说过话。

  回忆结束,孙哲平仔细瞅了瞅和队友说的正嗨的张佳乐,心中突然涌上不好的预感。

                   【张佳乐说他小时候有吐字不清的毛病。】

                    

               【孙哲平说他的内心已有波澜,甚至还想哭。】

                  

                                                 END